魏武嘗過曹娥碑下,楊脩從,碑背上見題作「黃絹幼婦,外孫齏(音基)臼」八字,
  魏武謂修曰:「 卿解不?」答曰:「解。」
  魏武曰:「卿未可言,待我思之。」
  行三十里,魏武乃曰:「吾已得。」令脩別記所知。
  脩曰:「黃絹,色絲也,於字為絻(音問)。幼婦,少女也,於字為妙。
  外孫,女子也,於字為好。臼,受辛木,於字為辭。所謂『絕妙好辭』也。」
  魏武亦記之,與脩同,乃歎曰:「我才不及卿,乃覺三十里。」

  魏武帝曾經從曹娥碑旁路過,楊脩跟隨著他,
  看見碑的背面寫著「黃絹幼婦,外孫齏臼」八個字。
  魏武帝就問楊脩: 你懂其意嗎?
  楊脩回答說:懂。
  魏武帝:你先不要說出來,等我想一想。
  走了三十里路,魏武帝才說:我已經想出來了。
  他叫楊脩把自己的理解另外寫下來。
  楊脩寫道:黃絹,是有顏色的絲,色絲合成絕字;
  幼婦,是少女的意思,少女合成妙字;
  外孫,是女兒的兒子,女子合成好字;
  齏臼,是用來盛裝辛辣東西的容器,受辛合成辭(辤)字。
  這四字合起來就是絕妙好辭。
  魏武帝也把自己的理解寫下了,結果和楊脩的一樣,於是感嘆地說:
  我的才氣不如你,竟然相差三十里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水晴 的頭像
水晴

水城晴風

水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