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大將軍既亡,王應欲投世儒,世儒為江州。
  王含欲投王舒,舒為荊州。
  含語應曰:「大將軍平素與江州云何?而汝欲歸之。」
  應曰:「此迺所以宜往也。江州當人彊盛時,能抗同異,此非常人所行。
  及覩衰厄,必興愍惻。荊州守文,豈能作意表行事?」
  含不從,遂共投舒。舒果沈含父子于江。
  彬聞應當來,密具船以待之,竟不得來,深以為恨。

  大將軍王敦死後,王應想去投奔王世儒,世儒當時任江州刺史;
  王含想去投奔王舒,王舒當時任荊州刺史。
  王含對王應說:「大將軍平時和世儒的關係怎麼樣,而你卻想去投靠他!」
  王應說:「這才是應該去的原因。江州刺史在人家強大的時候,
  能夠堅持不同意見,這不是普通人所能做到的;
  到了看見人家衰敗、危急時,就一定會表示同情。
  荊州刺史守法,怎麼能按意料之外的做法辦事!」
  王含不聽他的意見,於是兩人便一起投奔王舒,王舒果然把王含父子沉入長江。
  王彬聽說王應會來,暗地裡準備好了船來等候他們;他們竟然沒能來,王彬深感遺憾。

 


創作者介紹

水城晴風

水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