克者何?能也。何能也?能殺也。何以不言殺?見段之有徒眾也。
  段,鄭伯弟也。何以知其為弟也?
  殺世子、母弟目君;以其目君,知其為弟也。
  段,弟也,而弗謂弟;公子也,而弗謂公子。貶之也。段失子弟之道矣。
  賤段而甚鄭伯也。何甚乎鄭伯?甚鄭伯之處心積慮,成於殺也。
  于鄢,遠也。猶曰取之其母之懷中而殺之云爾,甚之也。
  然則為鄭伯者宜奈何?緩追逸賊,親親之道也。

  克是甚麼意思?就是能夠的意思。能夠做甚麼呢?能夠殺人。
  為甚麼不直接說殺呢?因為要表示出追隨共叔段的人很多。
  共叔段是鄭伯的弟弟,怎麼知道他是弟弟的呢?
  因為假如國君殺了嫡親的長子,或者同母所生的弟弟,
  便用國君的爵號稱呼他,現在文中既然已經稱呼鄭伯,
  那麼也就知道共叔段是鄭伯的弟弟了。
  共叔段既然是國君的弟弟,卻不稱他為弟弟;
  共叔段應當是公子,也不稱他為公子,這是對他的貶斥,
  因為共叔段已經喪失了一個公子和弟弟所應有的道德以為。
  所以《春秋》鄙視共叔段的程度超過了對鄭伯的批評。
  在甚麼地方超過了對鄭伯的批評?
  因為經文並未對鄭伯想盡一切方式,想要殺掉弟弟的意願提出批評。
  但經文說在鄢這個地方打敗段的,表明共叔段已經跑到遠離鄭國都城的地方了,
  就好比說是從母親的懷中奪過嬰兒殺掉,這又是鄭伯做得過分的地方。
  既然這樣,那麼對鄭伯來說最好的方法是甚麼呢?
  就是不要急著追殺已經逃遠了的亂臣,而應該遵循兄弟之間相親相敬的道德。

 


創作者介紹

水城晴風

水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