謂魏冉曰:「楚破秦,不能與齊縣衡矣。秦三世積節於韓、魏,而齊之德新加與。
  齊秦交爭,韓、魏東聽,則秦伐矣。齊有東國之地,方千里。
  楚苞九夷,又方千里,南有符離之塞,北有甘魚之口。
  權縣宋、衛,宋、衛乃桑阿、甄耳。
  利有千里者二,富擅越隸,秦烏能與齊縣衡韓、魏,支分方城膏腴之地以薄鄭?
  兵休復起,足以傷秦,不必待齊。」

  有人對魏冉說:「如果楚國被齊國打敗,秦國就不能同齊國抗衡了。
  秦國已歷經三代和韓、魏建立了友好關係,
  可是齊國只不過剛剛開始和韓、魏友好。
  齊、秦兩國互相爭取韓、魏,如果韓、魏一旦倒向齊國,
  那麼,秦國就會遭到三國的進攻。
  齊國如果擁有楚國方圓千里的東部土地,又佔據楚國方圓千里的九夷之地,
  這樣,齊國就擁有了大片土地,南有符離塞,北有甘魚口,
  衡量一下宋、衛兩國,它們只相當於齊國的阿、甄兩個縣而已。
  齊國可以獲取兩個方圓千里之地的收益,
  又擁有舊時越國的眾多人民,那就殷富無比。
  秦國哪裡還能和齊國抗衡呢?
  再說,韓、魏兩國打敗了楚國,瓜分了楚國方城一帶肥沃的土地,
  然後休整士兵,再進軍攻秦,就完全可以打敗秦國,不必等待齊國的援助。」

 


創作者介紹

水城晴風

水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