薛公入魏而出齊女。韓春謂秦王曰:
  「何不取為妻,以齊、秦劫魏,則上黨,秦之有也。
  齊、秦合而立負芻,負芻立,其母在秦,則魏,秦之縣也已。
  呡欲以齊、秦劫魏而困薛公,佐欲定其弟,臣請為王因呡與佐也。
  魏懼而復之,負芻必以魏歿世事秦。齊女入魏而怨薛公,終以齊奉事王矣。」

  薛公田文離開齊國去到魏國,魏國任命他為相國,驅逐了魏公子負之母齊女。
  韓春對秦昭王說:「您為何不娶齊女為妻呢?如果齊、秦聯合進攻魏國,
  魏國的上黨就歸秦國所有。齊、秦聯合而又立齊女子負為太子,
  負既立,而他母親在秦國,那麼魏國就像秦國的屬地一樣被控制了。
  這樣,韓呡就會想借助齊、秦來威脅魏國,使薛公受困;
  負的哥哥佐也想要立他弟弟為太子。我願為大王去和韓呡與佐取得聯繫。
  魏國看到這種情勢,有所畏懼,就會接回齊女,
  負也一定會拿魏國來終身討好秦國。
  齊女返回魏國,就會怨恨薛公,她終究會拿齊國來討好大王。」

 


創作者介紹

水城晴風

水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