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攻邯鄲,十七月不下。爭謂王稽曰:「君何不賜軍吏乎?」
  王稽曰:「吾與王也,不用人言。」
  莊曰:「不然。父之於子也,令有必行者,必不行者。
  曰『去貴妻,賣愛妾』,此令必行者也;
  因曰『毋敢思也』,此令必不行者也。
  守閭嫗曰,『其夕,某懦子內某士』。貴妻已去,愛妾已賣,而心不有。
  欲教之者,人心固有。
  今君雖幸於王,不過父子之親;君吏雖賤,不卑於守閭嫗。
  且君擅主輕下之日救矣。聞『三人成虎,十夫楺椎。眾抽所移,毋翼而飛』。
  故曰,不如賜軍吏而禮之。」王稽不聽。
  軍吏窮,果惡王稽、杜摯以反。
  秦王大怒,而欲兼誅范睢。
  范睢曰:「臣,東鄙之賤人也,開罪於楚、魏,遁逃來奔。
  臣無諸侯之援,秦習之故,王舉臣於羈旅之中,使職事,
  天下皆聞臣之深與王之舉也。
  今遇惑或與罪人同心,而王明誅之,是王過舉顯於天下,而為諸侯所議也。
  臣願請藥賜死,而恩以相葬臣,王必不失臣之罪,而無過舉之名。」
  王曰:「有之。」遂弗殺而善遇之。

  秦兵攻打邯鄲,經過十七個月的苦戰也沒攻下,
  奏國有個名叫莊的人對秦將王稽說:「您為甚麼不賞賜下級軍官呢?」
  王稽說:「我和君主之間,彼此互相依賴,用不著聽別人的?」
  莊又說:「我認為你的話不對,即使是父子的關係,
  也有令在必行和不必實行之分。例如說『丟掉嬌妻,賣掉愛妾』,
  這就是一道必行的命令,假如說『想也不想自己的妻妾』,
  就是一道必然不能實行的命令。
  有一個看守閭裡大門的老太太說:『那天晚上,那年輕媳婦召進一個野男人。』
  對前一件事來說,嬌妻已經走了,愛妾也已經賣了,
  而父親不應說不許有思念之情。對後一件事說,想要控告他們通姦,
  每個人本來就都能有這種想法。
  現在閣下雖然很得君王的寵信,但是卻不會超過父子的骨肉至親;
  而下級軍官雖然身份微賤,總不會低於看門的老太婆。
  況且閣下仰仗君王的寵信,平日一直輕視屬下。
  常言道:『三個人說有虎,大家就都相信有虎;
  十個人說大力士可以折彎鐵鎚,大家也都會相信;
  如果大家都那樣說,就可以使東西不翼而飛。』所以實在不如賞賜諸將加以優遇!」
  可是王稽不肯採納這項建議,後來諸將處在困境時,
  果然有人返回秦國,控告了王稽和杜摯謀反。
  結果秦昭王大怒,甚至於要把范睢一起處死。
  范睢說:「臣只不過是東方鄉間一個草民,由於在魏犯了法,才逃到秦國來。
  臣並沒有諸侯的支援,同時也沒有親友在秦國朝中。
  可是大王卻能在臣流浪時加以重用,託付以君國大任,
  天下的人都知道臣與大王的事。
  如今臣遇到讒言,有人認為臣和罪人同心,而大王要公開殺臣,
  就等於說大王以前重用臣是錯誤的,必然會招致天下諸侯的議論。
  所以臣願意服毒自盡,並且懇請大王恩准以宰相之禮葬臣。
  這樣,大王雖然處臣以死罪,也不會落得一個誤用重臣之名。」
  秦昭王說:「有道理!」於是秦王沒有殺范睢,而且仍然厚待他。

 


創作者介紹

水城晴風

水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