張玄與王建武先不相識,後遇於范豫章許,范令二人共語。
  張因正坐斂衽,王孰視良久,不對。張大失望,便去。
  范苦譬留之,遂不肯住。范是王之舅,乃讓王曰:
  「張玄,吳士之秀,亦見遇於時,而使至於此,深不可解。」
  王笑曰:「張祖希若欲相識,自應見詣。」范馳報張,張便束帶造之。
  遂舉觴對語,賓主無愧色。

  張玄和建武將軍王忱兩人原先不認識,後來在豫章太守范寧家相遇。
  范寧叫兩人交談交談。張玄便正襟危坐,王忱卻久久地仔細看著他,不答話。
  張玄非常失望,便告辭,范寧苦苦地解釋並挽留他,他到底不肯留下。
  范寧是王忱的舅舅,就責怪王忱說:
  「張玄是吳地名士中的優秀人物,又是當代名流所著重的,
  你卻讓他處在這種情況下,真是很難理解。」
  王忱笑著說:「張祖希如果想認識我,自然應該上門來探望我。」
  范寧趕緊把這話告訴張玄,張玄便穿好禮服去拜訪他。
  兩人於是一邊喝酒一邊談論,賓主都沒有抱愧的表情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
水城晴風

水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