羊公還洛,郭奕為野王令。羊至界,遣人要之。郭便自往。
  既見,歎曰:「羊叔子何必減郭太業!」
  復往羊許,小悉還,又歎曰:「羊叔子去人遠矣!」
  羊既去,郭送之彌日,一舉數百里,遂以出境免官。
  復嘆曰:「羊叔子何必減顏子!」

  羊祜回洛陽去,路過野王縣,當時郭奕任野王縣令,
  羊祜到了縣界,派人去請郭奕來會一會,郭奕便去了。
  見面後,郭奕讚嘆說:「羊叔子何必要不如我郭太業呢!」
  過後再前往羊祜住所,不多久便回去,又讚嘆道:「羊叔子遠遠超過一般人啊!」
  羊祜走了,郭奕整天都送他,一送就送了幾百里,終於因為出了縣境被免官。
  他仍舊讚嘆道:「羊叔子何必定比顏子差呢!」

創作者介紹

水城晴風

水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