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忱死,西鎮未定,朝貴人人有望。
  時殷仲堪在門下,雖居機要,資名輕小,人情未以方嶽相許。
  晉孝武欲拔親近腹心,遂以殷為荊州。事定,詔未出。
  王珣問殷曰:「陝西何故未有處分?」殷曰:「已有人。」
  王歷問公卿,咸云「非」。王自計才地必應在己,復問:「非我邪?」
  殷曰:「亦似非。」其夜詔出用殷。
  王語所親曰:「豈有黃門郎而受如此任?仲堪此舉迺是國之亡徵。」

  王忱死了,西部地區長官的人選還沒有決定,
  朝廷顯貴人人都對這個官位存有希望。
  當時殷仲堪在門下省任職,雖然處在機要部門,但是資歷淺,名望小,
  大家的心意還不贊成把地方長官的重任交給他。
  可是晉孝武帝想提拔自己的親信心腹,就委任殷仲堪為荊州刺史。
  事情已經決定了,詔令還沒有發出時,
  王珣問殷仲堪:「荊州為甚麼還沒有安排人選?」
  殷說:「已經有了人選。」
  王珣就歷舉大臣們的名字,一個個問遍了,殷仲堪都說不是。
  王珣估量自己的才能和門第,認為一定是自己了,又問:「不是我吧?」
  殷說:「也好像不是。」當夜下達詔令任用殷仲堪。
  王對親信說:「哪裡有黃門侍郎卻能擔負起這樣的重任!
  對仲堪的這種提拔,就是國家滅亡的預兆。」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水城晴風

水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