兩僧自西域來,一赴五台,一卓錫泰山。其服色言貌,俱與中國殊異。
  自言:「歷火焰山,山重重,氣熏騰若爐灶。
  凡行必於雨後,心凝目注,輕蹟步履之;悞蹴山石,則飛焰騰灼焉。
  又經流沙河,河中有水晶山,峭壁插天際,四面瑩澈,似無所隔。
  又有隘,可容單車;二龍交角對口,把守之。
  過者先拜龍;龍許過,則口角自開。龍色白,鱗鬣皆如晶然。」

  有兩位從西域前來的僧人,其中一位前往五台山,另一位到泰山投宿。
  他們的服裝款式、語言相貌,都與中國極為不同。
  兩僧自己這麼說:我們經過火焰山,山巒層層疊疊,熱氣熾盛,就跟爐灶一樣。
  凡是要走過這山,必須在下過雨後,凝起心神、目光專注,放輕腳步慢慢過去;
  若是誤踏了山石,便會飛出熊熊火焰。
  又經過流沙河,河裡有座水晶山,陡峭的山崖直破天際,
  山峰四面晶瑩透澈,像是沒有甚麼東西隔著它們。
  過了這個尚有隘口,窄得僅能容一車經過;
  有兩條龍,龍角相交,雙口相對,把守著這裡。
  凡要通過的人必須先向龍禮拜,龍同意通過,口角就會自己分開。
  龍是白色的,鱗片及鬚鰭都像水晶一樣閃亮。

  僧言:「途中歷十八寒暑矣。離西土者十有二人,至中國僅存其二。
  西土傳中國名山四:一泰山,一華山,一五臺,一落伽也。
  相傳山上遍地皆黃金,觀音、文殊猶生。能至其處,則身便是佛,長生不死。」
  聽其所言狀,亦猶世人之慕西土也。
  倘有西遊人,與東渡者中途相值,各述所有,當必相視失笑,兩免跋涉矣。

  兩僧說:我們在路上共走了十八個寒暑。
  剛離開西域時有十二人,來到中國只剩下我們兩個。
  西方傳說中國有四座名山,一座泰山,一座華山,一座五台山,一座落伽山。
  相傳這四座名山上遍地都是黃金,觀音菩薩、文殊菩薩都還活著,
  能到這些地方,人身便成佛身,可以長生不死。
  聽這兩僧所形容的,也就像世人羨慕的西方淨土。
  倘若有去西域禮佛求經的僧人,與西土東來的僧人相遇,
  雙方分別描述來處的情形,必會相視失笑,兩方都可免除跋涉之苦了。

  落伽:山名,即普陀洛伽山,又名普陀山。

  白話試譯:水晴

創作者介紹

水城晴風

水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