郗超與謝玄不善。符堅將問晉鼎,既已狼噬梁、岐,又虎視淮陰矣。
  于時朝議遣玄北討,人間頗有異同之論。
  唯超曰:「是必濟事。吾昔嘗與共在桓宣武府,見使才皆盡,
  雖履屐之間,亦得其任。以此推之,容必能立勳。」
  元功既舉,時人咸歎超之先覺,又重其不以愛憎匿善。

  郗超和謝玄不和。這時,符堅打算滅亡晉朝,已經佔據了梁州、歧山,
  又虎視眈眈地注視著淮陰。
  當時朝廷商議派謝玄北伐符堅,人們私下裡很有些不讚成的論調。
  只有郗超同意,他說:「這個人一定能成事。
  我過去曾經和他一起在桓宣武的軍府共事,
  發現他用人都能讓人盡其才,即使是小事,也能使各人得到適當安排。
  從這裡推斷,想必他能建立功勛。」
  大功告成以後,當時人們都讚嘆郗超有先見之明,
  又敬重他不因為個人的愛憎而埋沒別人的長處。

  問晉鼎:指篡奪晉室政權。
  傳說夏代鑄九鼎,後來作為國家權力的象徵,成了傳國之寶。

 


創作者介紹

水城晴風

水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