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伯仁母冬至舉酒賜三子曰:
  「吾本謂度江託足無所。爾家有相,爾等並羅列吾前,復何憂?」
  周嵩起,長跪而泣曰:「不如阿母言。伯仁為人志大而才短,
  名重而識闇,好乘人之弊,此非自全之道。
  嵩性狼抗,亦不容於世。唯阿奴碌碌,當在阿母目下耳!」

  周伯仁的母親在冬至那天的家宴上賜酒給三個兒子,對他們說:
  「我本來以為避難過江以後沒有個立腳的地方,好在你們家有福氣,
  你們幾個都在我眼前,我還擔心甚麼呢?」
  這時周嵩離座,恭敬地跪在母親面前,流著淚說:
  「並不像母親說的那樣。伯仁的為人志向很大而才能不足,
  名氣很大而見識膚淺,喜歡利用別人的毛病來達到自己的目的,
  這不是保全自己的做法。我本性乖戾,也不會受到世人的寬容。
  只有小弟弟平平常常,將會在母親的眼前罷了。」

  周伯仁:周顗,字伯仁。下文的周嵩、阿奴指他的兩個弟弟。

 


創作者介紹

水城晴風

水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