張季鷹辟齊王東曹掾(音院),在洛見秋風起,因思吳中菰菜羹、鱸魚膾,
  曰:「人生貴得適意爾,何能羈宦數千里以要名爵!」遂命駕便歸。
  俄而齊王敗,時人皆謂為見機。

  張季鷹調任齊王的東曹屬官,
  在首都洛陽,他看見秋風起了,便想吃老家吳中的菰菜羹和鱸魚膾,
  說道:「人生可貴的是能夠順心罷了,怎麼能遠離家鄉到幾千里外做官,
  來追求名聲和爵位呢!」於是坐上車就南歸了。
  不久齊王敗死,當時人們都認為他能見微知著。

  掾:原為佐助的意思,後為副官佐或官署屬員的通稱

 


創作者介紹

水城晴風

水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