頃襄王二十年,秦白起拔楚西陵,或拔鄢、郢、夷陵,燒先王之墓。
  王徙東北,保於陳城。楚遂削弱,為秦所輕。於是白起又將兵來伐。

  楚頃襄王二十年,秦將白起攻陷楚國的西陵,另一支秦軍攻陷鄢、郢、夷陵,
  放火焚燒楚國先君的陵墓,頃襄王被逼遷都於東北的陳城,以存社稷。
  楚自此而日漸削弱,為秦所輕。不久,白起又率軍伐楚。

  楚人有黃歇者,遊學博聞,襄王以為辯,故使於秦。
  說昭王曰:「天下莫強於秦、楚,今聞大王欲伐楚,
  此猶兩虎點斗而駑犬受其弊,不如善楚。
  臣請言其說、臣聞之:『物至而反,冬夏是也。致至而危,累棋是也。』
  今大國之地半天下,有二垂,此從生民以來,萬乘之地未嘗有也。
  先帝文王、莊王,王之身,三世而不接地於齊,以絕從親之要。
  今王三使盛橇守事於韓,成橇以北入燕。
  是王不用甲,不伸威,而出百里之地,王可謂能矣。
  王又舉甲兵而攻魏,杜大梁之門,舉河內,拔燕、酸棗、虛、桃人,
  楚、燕之兵雲翔不敢校,王之功亦多矣。
  王申息眾二年,然後復之,又取蒲、衍、首垣,
  以臨仁、平兵,小黃、浚陽嬰城,而魏氏服矣。
  王又割濮、磨之北屬之燕,斷齊、秦之要,絕楚、魏之脊。
  天下五合、六聚而不敢救也,王之威亦憚矣。
  王若能持功守威,省攻伐之心而肥仁義之誡,使無復後患,
  三王不足四,五伯不足六也。

  楚國有個名叫黃歇的人,遊學各地,博學多聞,
  楚襄王認為他是大辯之才,於是派他出使秦國,以遊說秦王。
  黃歇到秦國後對秦昭王說:「天下諸侯實力,以秦、楚為最,
  如今聽說大王想要伐楚,臣以為這樣無異於兩虎相爭,
  最終說不定會讓呆滯的獵犬佔了便宜,大王倒不如與楚修好。
  臣請求說說其中的緣由。臣聽人這樣說:
  『物極必反,正如冬夏相替;安極而危,好比堆疊棋子。』
  如今秦國據有天下半數土地,西北兩方俱達到極邊遠之境,
  有史以來,沒有哪個大國能與秦比肩而立。
  從先帝孝文王、莊襄王,到大王共歷三代,從未忘記開疆拓土以求與齊接壤共邊,
  從而切斷諸侯合縱抗秦的交通之道。
  大王多次派盛橋到韓國擔任監國要職,盛橋不負所托,
  並北燕之地入秦國,這樣大王不用勞師動眾,不用吹灰之力拓地百里。
  大王又發兵攻魏,封鎖大梁城,佔領河內,攻取南燕、酸棗、虛、桃人等地,
  楚、燕兩國軍隊只是作壁上觀,不敢與秦軍交鋒,大王之功也算不小了。
  此時假如大王能休兵兩年,再出兵攻取蒲、衍、首垣,兵臨仁、平丘,
  那麼小黃、濟陽之地將不戰而降,魏氏俯首臣服。
  大王再割濮、磨以北之地與燕,加以拉攏,則掌握齊、秦間的通道,
  斬斷楚、魏之間的聯繫,這樣一來,山東諸國即使結聚聯盟,也無法挽救其危亡的命運了。
  眼下大王威名正盛,倘能守成功業,停止攻伐而施行仁義,
  不僅免除後患,而且那『三王』就不愁變成『四王』,而『五霸』也不難變成『六霸』了。

  「王若負人徒之眾。材兵甲之強,壹毀魏氏之威,而欲以力臣天下之主,臣恐有後患。
  《詩》云:『靡不有初,鮮克有終。』《易》曰:『狐濡其尾。』
  此言始之易,終之難也。何以知其然也?智氏見伐趙之利,而不知榆次之禍也;
  吳見伐齊之便,而不知干隧之敗也。
  此二國者,非無大肆功也,設利於前,而易患於後也。
  吳之信越也,從而伐齊,既勝齊人於艾陵,還為越王禽於三江之浦。
  智氏信韓、魏,從而伐趙,攻晉燁之城,勝有日矣,
  韓、魏反之,殺智伯瑤於鑿台之上。今王妒楚之不毀也,而往毀楚之強魏也。
  臣為大王慮而不取。
  《詩》云:『大肆武遠宅不涉。』從此觀之,楚國,援也;鄰國,敵也。
  《詩》:『他人有心,予忖度之。躍躍毚兔,遇犬獲之。』
  今王中道而信韓、魏之善王也,此正吳信越也。
  臣聞,敵不可易,時不可失。臣恐韓、魏之卑辭慮患,而實欺大國也。
  此何也?王既無重世之德於韓、魏,而有累世之怨矣。
  韓、魏父子兄弟接踵而死於秦者,百世矣。
  本國殘,社稷壞,宗廟毀,刳腹折頤,首身份離,
  暴骨草澤,頭顱僵仆,相望於境;父子老弱系虜,相隨於路;
  鬼神狐祥,無所食,百姓不聊生,族類離散,流亡為臣妾,滿海內矣。
  韓、魏之不亡,秦社稷之憂也。
  今王之攻楚,不亦失乎!是王攻楚之日,則惡出兵?
  王將藉路於仇讎之韓、魏乎?兵出之日而王憂其不反也,是王以兵資於仇讎之韓、魏。
  王若不藉路於仇讎之韓、魏,必攻陽、右壤。
  隨陽、右壤,此皆廣川大水,山林溪谷不食之地,王雖有之,不為得地。
  是王有毀楚之名,無得地之實也。

  反之,如果大王倚仗兵威,乘著擊敗魏國的余銳威服天下諸侯,
  臣擔心秦國自此後患無窮。
  《詩經》是這樣說的:『凡事都有一個很好的開始,卻少有圓滿的結局。』
  《易經》中也有類似的例子:
  『狐狸涉水過河,開始時小心翼翼,生怕弄濕了尾巴,可是由於多種原因,
  到達對岸時還是把尾巴弄濕了。』
  這些都說明了始易終難的道理。憑甚麼斷定事理必然如此呢?有事實可據。
  智伯只看到攻打趙國很有利,可惜卻沒有注意到榆次之禍,
  吳王發現攻打齊國有利可圖,可惜料不到有干隧之敗。
  這兩個國家都曾戰功赫赫,只是由於貪圖眼前利益,最終不免滅國亡身。
  吳王相信越國,放心地全力攻齊,取得了艾陵大捷,
  勝利歸來卻被越王擒殺於三江之浦;
  智伯輕信韓、魏,與之合力攻趙,圍攻晉陽,不料大勝在即,
  韓、魏兩軍陣前倒戈殺智伯於鑿台之上。
  如今大王念念不忘滅掉楚國,卻沒有注意到楚國的覆滅會增強魏國的實力。
  臣因而替大王深感憂慮。
  《詩經》中說:『有威望的大國,不必征戰,自能懷敵附遠。』
  以此來看,地處僻遠的楚國應當是秦國的盟友,鄰近之國方是肘腋之患。
  《詩經》中又說:『別人有害我之心,我應時刻提防,
  再狡猾的兔子,也躲不過獵犬的追捕。』
  如今大王為韓、魏所惑而加以親信,無異於吳王輕信越國,到頭來後悔莫及。
  臣聽說:『敵人不可輕視,時機不容錯過。』
  臣認為韓、魏兩國是擔心亡國滅族才卑躬屈膝臣服於大王的,並非真心臣服,
  為甚麼積怨甚深,韓、魏兩國人民的父子兄弟,歷代死於秦人手中的不可勝數,
  國家殘破,宗廟坍塌,百姓被剖腹毀容,身首異處,暴屍於荒野,觸目可見,
  而被擄掠押送的,相隨於路。
  鬼神無人供奉,而百姓無法生存,淪落為別人奴僕臣妾的,遍佈諸侯各國。
  韓、魏不亡,秦國則永難安忱無憂,此時大王卻全力攻楚,難道不是大大的失策嗎?
  何況大王出兵伐楚,將取道何處呢?
  大王不會向仇敵韓、魏借道吧?

  恐怕出兵之日,大王就開始擔憂能否再回秦國了。
  借道兩國,無異於大王把大批兵馬拱手贈與韓、魏。
  如果大王不向兩國借道,那只能攻打楚國隨陽、右壤。
  而隨陽、右壤都是高山大河、森林溪谷,人煙稀少,
  大王即使佔有這些地方,又有甚麼用?徒有滅楚之名,而無得地之實。

  「且王攻楚之日,四國必應悉起應王。
  秦、楚之構而不離,魏氏將出兵而攻留、方與、銍、胡陵、碭、蕭、相,故宋必盡。
  齊人南面,泗北必舉。此皆平原四達,膏腴之地也,而王使之獨攻。
  王破楚於以肥韓、魏於中國而勁齊,韓、魏之強足以校於秦矣。
  齊南以泗為境,東負海,北倚河,而無後患,天下之國,莫強於齊。
  齊、魏得地葆利,而詳事下吏,一年之後,為帝若未能,於以禁王之為帝有餘。
  夫以王壤土之博,人徒之眾,兵革之強,一舉眾而注地於楚,
  詘令韓、魏,歸帝重於齊,是王失計也。

  況且大王攻打楚國之時,齊、趙、韓、魏四國勢必乘虛而入。
  秦兵陷於楚戰,無暇他顧,魏國必定攻取留、方與、銍、胡陵、碭、蕭、相等地,
  宋國故地盡屬於魏。齊國南下攻取泗北之地,大王出兵擊潰楚國,
  不料讓他人坐收漁人之利,既擴張了韓、魏國土,又增強了齊國實力。
  韓、魏兩國強大起來,就會與秦分庭抗禮。
  而齊國以泗水為西境,東臨大海,北靠黃河,再無後顧之憂,將成為諸侯中的最強者。
  齊、魏獲得土地保有利益,再加上官吏的悉心治理,
  一年之後雖然尚無能力稱帝,但有足夠的力量阻攔大王建號稱帝。
  以大王疆土之廣,民眾之多,兵革之強,出兵與楚國結怨,
  反倒讓韓、魏支持齊王稱帝,這是大王失策之處。

  「臣為王慮,莫若善楚。秦、楚合而為一,臨以韓,韓必授首。
  王襟以山東之險,帶以河曲之利,韓必為觀眾之候。
  若是,王以十成鄭,梁氏寒心,許、鄢陵嬰城,上蔡召陵不往來也。
  如此,而魏以關內候矣。王一善楚,而關內二萬乘之主注地於齊,
  齊之右壤可拱手而取也。是王之地一任兩海,要絕天下也。
  是燕、趙無齊、楚,無燕趙也。
  然後危動燕、趙,持齊、楚,此四國者,不待痛而服矣。」

  臣誠心為大王考慮,最好是和楚國言歸於好,和睦相處。
  秦楚一體,兵臨韓境,韓必俯首稱臣。
  大王據定崤山之險,保有河曲之利,韓國必然成了替秦伺察天下諸侯動靜的吏屬。
  這時大王以十萬大兵進逼鄭地,魏國必然震恐,
  許和鄢陵兩城馬上會閉城自守,上蔡、召陵都不和魏國往來。
  這樣,魏國也就成為秦在東方的偵察官。
  大王一旦與楚國修好,韓、魏兩國自會戮力攻齊,齊國右方的土地大王就垂手可得。
  這時秦之土地,自西海至東海,橫絕天下。
  燕、趙與齊、楚相互隔絕,然後加以脅迫,四國不待出兵攻打,便會臣服於秦。」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水城晴風

水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