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晏、鄧颺、夏侯玄並求傅嘏(音古)交,而嘏終不許。
  諸人乃因荀粲說合之,謂嘏曰:
  「夏侯太初一時之傑士,虛心於子,而卿意懷不可,
  交合則好成,不合則致隟(音細)。
  二賢若穆,則國之休,此藺相如所以下廉頗也。」
  傅曰:「夏侯太初,志大心勞,能合虛譽,誠所謂利口覆國之人。
  何晏、鄧颺有為而躁,博而寡要,
  外好利而內無關籥(音悅),貴同惡異,多言而妬前。
  多言多釁,妬前無親。以吾觀之:此三賢者,皆敗德之人爾!
  遠之猶恐罹禍,況可親之邪?」後皆如其言。

  何晏、鄧颺、夏侯玄都希望和傅嘏結交,可是傅嘏始終沒有答應。
  他們便托荀粲去說合。
  荀粲對傅嘏說:「夏侯太初是一代的俊傑,對您很虛心,而您心裡卻認為不行。
  如果能交好,就有了情誼;如果不行,就會產生裂痕。
  兩位賢人如果能和睦相處、國家就吉祥。這就是藺相如對廉頗退讓的原因。」
  傅嘏說:「夏侯太初,志向很大,用盡心思去達到目的,很能迎合虛名的需要,
  確實是所說的耍嘴皮子亡國的人。
  何晏和鄧颺,有作為卻很急躁,知識廣博卻不得要領,
  對外喜歡得到好處,對自己卻不加檢點約束,
  重視和自己意見相同的人,討厭意見不同的人,好發表意見,卻忌妒超過自己的人。
  發表意見多,破綻也就多,忌妒別人勝過自己,就會不講情誼。
  依我看來,這三位賢人,都不過是敗壞道德的人罷了,
  離他們遠遠的還怕遭禍,何況是去親近他們呢!」後來的情況都像他所說的那樣。

  關龠:門閂,這裡指檢點約束。

 


創作者介紹

水城晴風

水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