蘇秦始將連橫說秦惠王曰:
  「大王之國,西有巴、蜀、漢中之利,北有胡貉、代馬之用,
  南有巫山、黔中之限,東有肴、函之固。
  田肥美,民殷富,戰車萬乘,奮擊百萬,沃野千里,蓄積饒多,地勢形便,
  此所謂天府,天下之雄國也。以大王之賢,士民之眾,車騎之用,兵法之教,
  可以並諸侯,吞天下,稱帝而治。願大王少留意,臣請奏其效。」

  蘇秦起先主張連橫,勸秦惠王說:
  「大王您的國家,西面有巴、蜀、漢中的富饒,北面有胡貉和代馬的物產,
  南面有巫山、黔中的屏障,東面有肴山、函谷關的堅固。
  耕田肥美,百姓富足,戰車有萬輛,武士有百萬,
  在千里沃野上有多種出產,地勢形勝而便利,這就是所謂的天府,
  天下顯赫的大國啊。憑著大王的賢明,士民的眾多,車騎的充足,
  兵法的教習,可以兼併諸侯,獨吞天下,稱帝而加以治理。
  希望大王能對此稍許留意一下,我請求來實現這件事。」

  秦王曰:「寡人聞之:毛羽不豐滿者,不可以高飛,
  文章不成者,不可以誅罰,道德不厚者,不可以使民,
  政教不順者,不可以煩大臣。今先生儼然不遠千里而庭教之,願以異日。」

  秦王回答說:「我聽說:羽毛不豐滿的不能高飛上天,
  法令不完備的不能懲治犯人,道德不深厚的不能驅使百姓,
  政教不順民心的不能煩勞大臣。
  現在您一本正經老遠跑來在朝廷上開導我,我願改日再聽您的教誨。」

  蘇秦曰:「臣固疑大王之不能用也。
  昔者神農伐補遂,黃帝伐涿鹿而禽蚩尤,堯伐驩兜,舜伐三苗,
  禹伐共工,湯伐有夏,文王伐崇,武王伐紂,齊桓任戰而伯天下。
  由此觀之,惡有不戰者乎?古者使車轂(音古)擊馳,
  言語相結,天下為一,約從連橫,兵革不藏。
  文士並飾,諸侯亂惑,萬端俱起,不可勝理。
  科條既備,民多偽態,書策稠濁,百姓不足。
  上下相愁,民無所聊,明言章理,兵甲愈起。
  辯言偉服,戰攻不息,繁稱文辭,天下不治。
  舌弊耳聾,不見成功,行義約信,天下不親。
  於是乃廢文任武,厚養死士,綴甲厲兵,效勝於戰場。
  夫徒處而致利,安坐而廣地,雖古五帝三王五伯,明主賢君,
  常欲坐而致之,其勢不能。
  故以戰續之,寬則兩軍相攻,迫則杖戟相橦(音床),然後可建大功。
  是故兵勝於外,義強於內,威立於上,民服於下。
  今欲並天下,凌萬乘,詘敵國,制海內,子元元,臣諸侯,非兵不可。
  今不嗣主,忽於至道,皆惛於教,亂於治,迷於言,
  惑於語,沈於辯,溺於辭。以此論之,王固不能行也。」

  蘇秦說:「我本來就懷疑大王不會接受我的意見。
  過去神農討伐補遂,黃帝討伐涿鹿、擒獲蚩尤,堯討伐驩兜,
  舜討伐三苗,禹討伐共工,商湯討伐夏桀,周文王討伐崇國,
  周武王討伐紂王,齊桓公用武力稱霸天下。
  由此看來,哪有不用戰爭手段的呢?
  古代讓車輛來回奔馳,用言語互相交結,天下成為一體,
  有的約從有的連橫,不再儲備武器甲冑。
  文士個個巧舌如簧,諸侯聽得稀里胡塗,群議紛起,難以清理。
  規章制度雖已完備,人們卻到處虛情假意,
  條文記錄又多又亂,百姓還是衣食不足。
  君臣愁容相對,人民無所依靠,道理愈是清楚明白,戰亂反而愈益四起。
  穿著講穿服飾的文士雖然善辯,攻戰卻難以止息。
  愈是廣泛地玩弄文辭,天下就愈難以治理。
  說的人說得舌頭破,聽的人聽得耳朵聾,卻不見成功,
  嘴上大講仁義禮信,卻不能使天下人相親。
  於是就廢卻文治、信用武力,以優厚待遇蓄養勇士,
  備好盔甲,磨好兵器,在戰場上決一勝負。
  想白白等待以招致利益,安然兀坐而想擴展疆土,
  即使是上古五帝、三王、五霸,賢明的君主,常想坐而實現,勢必不可能。
  所以用戰爭來解決問題,相距遠的就兩支隊伍相互進攻,
  相距近的持著刀戟相互衝刺,然後方能建立大功。
  因此對外軍隊取得了勝利,對內因行仁義而強大,
  上面的國君有了權威,下面的人民才能馴服。
  現在,要想併吞天下,超越大國,使敵國屈服,制服海內,
  君臨天下百姓,以諸侯為臣,非發動戰爭不可。
  現在在位的國君,忽略了這個根本道理,都是教化不明,治理混亂,
  又被一些人的奇談怪論所迷惑,沉溺在巧言詭辯之中。
  像這樣看來,大王您是不會採納我的建議的。」

  說秦王書十上而說不行,黑貂之裘弊,黃金百斤盡,資用乏絕,
  去秦而歸,羸縢(音騰)履蹻(音敲),負書擔橐,形容枯槁,
  面目犁黑,狀有歸色。
  歸至家,妻不下紝,嫂不為炊。父母不與言。
  蘇秦喟嘆曰:「妻不以我為夫,嫂不以我為叔,父母不以我為子,是皆秦之罪也。」
  乃夜發書,陳篋數十,得太公陰符之謀,伏而誦之,簡練以為揣摩。
  讀書欲睡,引錐自刺其股,血流至足,曰:
  「安有說人主,不能出其金玉錦繡,取卿相之尊者乎?」
  期年,揣摩成,曰:「此真可以說當世之君矣。」
  於是乃摩燕烏集闕,見說趙王於華屋之下,抵掌而談,趙王大悅,封為武安君。
  受相印,革車百乘,錦繡千純,白璧百雙,黃金萬溢,
  以隨其後,約從散橫以抑強秦,故蘇秦相於趙而關不通。
  當此之時,天下之大,萬民之眾,王侯之威,謀臣之權,皆欲決蘇秦之策。
  不費斗糧,未煩一兵,未戰一士,未絕一弦,未折一矢,諸侯相親,賢於兄弟。
  夫賢人在而天下服,一人用而天下從,故曰:式於政不式於勇;
  式於廊廟之內,不式於四境之外。
  當秦之隆,黃金萬溢為用,轉轂連騎,炫熿於道,山東之國從風而服,使趙大重。
  且夫蘇秦,特窮巷掘門桑戶棬樞之士耳,伏軾撙銜,橫歷天下,
  廷說諸侯之王,杜左右之口,天下莫之能伉。

  勸說秦王的奏摺多次呈上,而蘇秦的主張仍未實行,
  黑貂皮大衣穿破了,一百斤黃金也用完了,錢財一點不剩,
  只得離開秦國,返回家鄉。纏著綁腿布,穿著草鞋,背著書箱,
  挑著行李,臉上又瘦又黑,一臉羞愧之色。
  回到家裡,妻子不下織機,嫂子不去做飯,父母不與他說話。
  蘇秦長嘆道:「妻子不把我當丈夫,嫂子不把我當小叔,
  父母不把我當兒子,這都是我的過錯啊!」
  於是半夜找書,擺開幾十隻書箱,找到了姜太公的兵書,埋頭誦讀,
  反覆選擇、熟習、研究、體會。
  讀到昏昏欲睡時,就拿針刺自己的大腿,鮮血一直流到腳跟,
  並自言自語說:「哪有去遊說國君,而不能讓他拿出金玉錦繡,
  取得卿相之尊的人呢?」滿一年,研究成功,
  說:「這下真的可以去遊說當代國君了!」
  於是就登上名為燕烏集的宮闕,在宮殿之下謁見並遊說趙王,
  拍著手掌侃侃而談,趙王大喜,封蘇秦為武安君。
  拜受相印,以兵車一百輛、錦繡一千匹、白璧一百對、黃金一萬鎰跟在他的後面,
  用來聯合六國,瓦解連橫,抑制強秦,所以蘇秦在趙國為相而函谷關交通斷絕。
  在這個時候,那麼大的天下,那麼多的百姓,王侯的威望,謀臣的權力,
  都要被蘇秦的策略所決定。不化費一斗糧,不煩勞一個兵,
  一個戰士也不作戰,一根弓弦也不斷絕,一枝箭也不彎折,諸侯相親,勝過兄弟。
  賢人在位而天下馴服,一人被用而天下順從,所以說:
  應運用德政,不應憑藉勇力;應用於朝廷之內,不應用於國土之外。
  在蘇秦顯赫尊榮之時,黃金萬鎰被他化用,隨從車騎絡繹不絕,
  一路炫耀,華山以東各國隨風折服,從而使趙國的地位大大加重。
  況且那個蘇秦,只不過是出於窮巷、窯門、桑戶、
  棬(音圈)樞之中的貧士罷了,
  但他伏在車軾之上,牽著馬的勒頭,橫行於天下,
  在朝廷上勸說諸侯王,杜塞左右大臣的嘴巴,天下沒有人能與他匹敵。

  將說楚王,路過洛陽,父母聞之,清宮除道,張樂設飲,郊迎三十里。
  妻側目而視,傾耳而聽。嫂蛇行匍伏,四拜自跪而謝。
  蘇秦曰:「嫂何前倨而後卑也?」
  嫂曰:「以季子之位尊而多金。」
  蘇秦曰:「嗟乎!貧窮則父母不子,富貴則親戚畏懼。
  人生世上,勢位富貴,蓋可忽乎哉?」

  蘇秦將去遊說楚王,路過洛陽,父母聽到消息,收拾房屋,
  打掃街道,設置音樂,準備酒席,到三十里外郊野去迎接。
  妻子不敢正面看他,側著耳朵聽他說話。
  嫂子像蛇一樣在地上匍匐,再三再四地跪拜謝罪。
  蘇秦問:「嫂子為甚麼過去那麼趾高氣揚,而現在又如此卑躬屈膝呢?」
  嫂子回答說:「因為你地位尊貴而且很有錢呀。」
  蘇秦嘆道:「唉!貧窮的時候父母不把我當兒子,富貴的時候連親戚也畏懼,
  人活在世上,權勢地位和榮華富貴,難道是可以忽視的嗎?」

 



創作者介紹

水城晴風

水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