殷荊州有所識,作賦,是束皙慢戲之流。
  殷甚以為有才,語王恭:「適見新文,甚可觀。」便於手巾函中出之。
  王讀,殷笑之不自勝。
  王看竟,既不笑,亦不言好惡,但以如意帖之而已。
  殷悵然自失。

  荊州刺史殷仲堪有了點見解,就寫成一篇賦,是束皙那種遊戲文章一類的。
  殷仲堪自認為很有才華,告訴王恭說:「我剛見到一篇新作,很值得看一看。」
  說著便從手中套子裡拿出文章來。王恭一面讀,殷仲堪一面得意地笑個不停。
  王恭看完後,既不笑,也不說文章好壞,只是拿個如意壓著它罷了。
  殷仲堪很失望,心裡覺得丟了點甚麼。

  束皙:字廣微,任尚書郎,曾作《勸農賦》、《餅賦》等,文頗詼諧。

 


創作者介紹

水城晴風

水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