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王欲見頓弱,頓弱曰:「臣之義不參拜,王能使臣無拜,即可矣。
  不,即不見也。」秦王許之。
  於是頓子曰:「天下有其實而無其名者,有無其實而有其名者,
  有無其名又無其實者。王知之乎?」
  王曰:「弗知。」
  頓子曰:「有其實而無其名者,商人是也。
  無把銚推耨之勢,而有積粟之實,此有其實而無其名者也。
  無其實而有其名者,農夫是也。
  解凍而耕,暴背而耨,無積粟之實,此無其實而有其名者也。
  無其名又無其實者,王乃是也。
  已立為萬乘,無孝之名;以千里養,無孝之實。」秦王悖然而怒。

  秦王想召見秦臣頓弱,頓弱說:
  「我認為,君臣的大義是,臣子不必用大禮向君王參拜。
  如果大王允許我不用大禮參拜,我可以晉見大王,否則,我就不見大王。」
  秦王答應了頓弱的要求。
  於是頓弱對秦王說:「天下有有實利而無虛名的,有無實利而有虛名的,
  有既無虛名又無實利的,大王可知道嗎?」
  秦王說:「不知道。」
  頓弱說:「有實利而無虛名的就是商人,商人不拿鍬、鋤進行勞動,
  卻擁有大量糧食的實利,這就是所謂有實利而無虛名。
  沒有實利而有虛名的就是農夫,農夫當春天解凍時,就要從事耕種,
  夏天在烈日下要耨草辛勞,卻得不到糧食的實利,這就是無實利而有虛名。
  既無實利又無虛名的就是大王您呀!
  您身居萬乘大國的尊位,而無孝順母親之名,母親雖然有千里的養地,
  卻被您遷往異地雍,這乃是無孝母之實。」秦王聽了大發雷霆。

  頓弱曰:「山東戰國有六,威不掩於山東,而掩於母,臣竊為大王不取也。」
  秦王曰:「山東之建國可兼與?」
  頓子曰:「韓,天下之咽喉;魏,天下之胸腹。
  王資臣萬金而游,聽之韓、魏,入其社稷之臣於秦,即韓、魏從。
  韓、魏中,而天下可圖也。」
  秦王曰:「寡人之國貧,恐不能給也。」
  頓子曰:「天下未嘗無事也,非從即橫也。橫成,則秦帝;從成,即楚王。
  秦帝,即以天下恭養;楚王,即王雖萬金,弗得私也。」
  秦王曰:「善。」乃資萬金,使東又放假、魏,入其將相。
  碑游於燕、趙,而殺李牧。齊王入朝,四國必從,頓子之說也。

  頓弱說:「山東諸侯共有六國,可是大王的威勢不能加於諸侯,
  卻加之於自己的母親。

  我私下認為,大王所做所為,實在不足稱道。」
  秦王說:「山東的諸侯可以兼併嗎?」
  頓子說:「韓國,地處諸侯各國的咽喉要衝;魏國,居於諸侯各國的胸腹重地。
  請大王給我萬金,以便出行他國,任我到韓、魏,把他們的將相之才蒐羅到秦國來,
  那麼韓、魏就會順從秦國;韓、魏順從秦國,
  那麼整個天下就有希望在秦國的掌握之中。」

  秦王說:「我們國家窮,恐怕不能供給您萬金。」
  頓子說:「天下的形勢,遲早總是有變化的,
  不是合縱陣線實現,就是連橫陣線成功。

  如果連橫陣線成功,秦國就可以稱帝;合縱陣線成功,楚國就可以稱王。
  秦國稱帝則天下諸侯皆向秦國韓貢;楚國稱王,大王雖然擁有萬金,
  到那時也不會為您個人所專有,將用於對付敵國了。」
  秦王說:「好。」
  於是就給了頓弱萬金,派他向東去到韓、魏兩國,
  果然在那裡蒐羅了他們的將相;又向北去到燕、趙,用反間計殺了趙將李牧,
  齊王入朝秦國,四國也都跟著朝秦,這都是由於頓弱這一番遊說之詞起的作用啊!

 


創作者介紹

水城晴風

水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