戴公從東出,謝太傅往看之。謝本輕戴,見但與論琴書。
  戴既無吝色,而談琴書愈妙。謝悠然知其量。

  戴逵從會稽到京都,太傅謝安去看望他。
  謝安原來輕視他,見了面,只是和他談論琴法、書法。
  戴逵不但沒有不樂意的表情,而且談起琴法、書法來更加高妙。
  謝安從這裡瞭解到他那種閒適自得的氣量。

 


創作者介紹

水城晴風

水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