桓公伏甲設饌,廣延朝士,因此欲誅謝安、王坦之。
  王甚遽,問謝曰:「當作何計?」
  謝神意不變,謂文度曰:「晉阼存亡,在此一行。」相與俱前。
  王之恐狀,轉見於色。謝之寬容,愈表於貌。
  望階趨席,方作洛生詠,諷「浩浩洪流」。
  桓憚其曠遠,乃趣解兵。王、謝舊齊名,於此始判優劣。

  桓溫埋伏好甲士,設宴遍請朝中百官,想趁此機會殺害謝安和王坦之。
  王坦之非常驚恐,問謝安:「應該採取甚麼辦法?」
  謝安神色不變,對王坦之說:「晉朝的存亡,決定於我們這一次去的結果。」
  兩人一起前去赴宴,王坦之驚恐的狀態,越來越明顯地表現在臉色上;
  謝安的寬宏大量,也在神態上表示得更加清楚。
  他到台階上就快步入座,模仿洛陽書生讀書的聲音,朗誦起「浩浩洪流」的詩篇。
  桓溫害怕他那種曠達的氣量,便趕快撤走了埋伏的甲士。
  原先王坦之和謝安名望相等,通過這件事才分出了高低。

  甲:甲士,披鎧甲的士兵。

  望階趨席:指到了台階上就疾行就座。

  方作:通「仿作」,倣傚。

  洛生詠:用洛陽書生讀書的語音來吟詩。
  浩浩洪流:這是嵇康《贈秀才入軍》詩中的句子,意謂大河浩浩蕩蕩。

 


創作者介紹

水城晴風

水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