桓宣武與郗超議芟(音山)夷朝臣,條牒既定,其夜同宿。
  明晨起,呼謝安、王坦之入,擲疏示之。
  郗猶在帳內,謝都無言,王直擲還,云:多!
  宣武取筆欲除,郗不覺竊從帳中與宣武言。謝含笑曰:「郗生可謂入幕賓也。」

  桓溫和郗超商議撤換朝廷大臣的事,上報名單擬定後,當晚兩人同一處安歇。
  第二天桓溫一早起來,就傳呼謝安和王坦之進來,把擬好的奏疏扔給他們看。
  當時郗超還在帳子裡沒起床。謝安看了奏疏,一句話也沒說,
  王坦之逕自扔回給桓溫,說:「太多了!」
  桓溫拿起筆想刪去一些,這時郗超不自覺地偷偷從帳子裡和桓溫說話。
  謝安含笑說:「郗生可以說是入幕之賓呀。」

 


創作者介紹

水城晴風

水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