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子問於曾子曰:「問喪於夫子乎?」
  曰:「聞之矣:『喪欲速貧,死欲速朽』。」
  有子曰:「是非君子之言也。」曾子曰:「參也聞諸夫子也。」
  有子又曰:「是非君子之言也。」曾子曰:「參也與子游聞之。」
  有子曰:「然。然則夫子有為言之也。」
  曾子以斯言告於子游。
  子游曰:「甚哉,有子之言似夫子也!昔者,夫子居於宋,
  見桓司馬自為石槨,三年而不成。
  夫子曰:『若是其靡也,死不如速朽之愈也。』
  『死之慾速朽』,為桓司馬言之也。南宮敬叔反,必載寶而朝。
  夫子曰:『若是其貨也,喪不如速貧之愈也。』喪之慾速貧,為敬叔言之也。」
  曾子以子游之言告於有子。有子曰:「然!吾固曰非夫子之言也。」
  曾子曰:「子何以知之?」
  有子曰:「夫子制於中都:四寸之棺,五寸之槨。以斯知不欲速朽也。
  昔者夫子失魯司寇,將之荊,蓋先之以子夏,又申之以冉有。以斯知不欲速貧也。」

  有子問曾子道:「向先生問過失去官職方面的事情嗎?」
  曾子說:「聽他說的是:『希望丟官後趕快貧窮,希望死後趕快腐爛』。」
  有子說:「這不是君子說的話。」
  曾子說:「我從先生那裡聽來的。」
  有子又說:「這不是君子說的話。」
  曾子說:「我是和子游一起聽見這話的。」
  有子說:「的確。但先生這樣說肯定是有原因的。」
   曾子將這話告訴子游。
  子游說:「有子說話很像先生啊!那時先生住在宋國,
  看見桓司馬給自己做石槨,三年還沒完成。
  先生說:『像這樣奢靡,不如死了趕快腐爛掉越快越好啊。』
  希望人死了趕快腐爛,是針對桓司馬而說的。
  南宮敬叔(他原來失去官職,離開了魯國)回國,必定帶上寶物朝見國王。
  先生說:『像這樣對待錢財(行賄),丟掉官職以後不如趕緊貧窮越快越好啊。』
  希望丟掉官職以後迅速貧窮,是針對敬叔說的啊。」
  曾子將子游的話告訴有子。有子說:「是啊。我就說了不是先生的話嗎。」
  曾子說:「您怎麼知道的呢?」
  有子說:「先生給中都制定的禮法中有:棺材板四寸,槨板五寸。
  依據這知道先生不希望人死後迅速腐爛啊。
  從前先生失去魯國司寇的官職時,打算前往楚國,就先讓子夏去打聽,
  又讓冉有去申明自己的想法。
  依據這知道先生不希望失去官職後迅速貧窮。」

 



創作者介紹

水城晴風

水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