郗太傅在京口,遣門生與王丞相書,求女壻。
  丞相語郗信:「君往東廂,任意選之。」
  門生歸,白郗曰:「王家諸郎,亦皆可嘉,聞來覓壻,咸自矜持。
  唯有一郎,在東牀上坦腹臥,如不聞。」
  郗公云:「正此好!」訪之,乃是逸少,因嫁女與焉。

  太傅郗鑑在京口的時候,派門生送信給丞相王導,想在他家挑個女婿。
  王導告訴郗鑑的來人說:「您到東廂房去,隨意挑選吧。」
  門生回去稟告郗鑑說:「王家的那些公子還都值得誇獎,聽說來挑女婿,
  就都拘謹起來,只有一位公子在東邊床上袒胸露腹地躺著,好像沒有聽見一樣。」
  郗鑑說:「正是這個好!」一查訪,原來是王逸少,便把女兒嫁給他。

 


創作者介紹

水城晴風

水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