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虞師、晉師滅夏陽。」
  非國而曰滅,重夏陽也。虞無師,其曰師,何也?以其先晉,不可以不言師也。
  其先晉何也?為主乎滅夏陽也。夏陽者,虞、虢之塞邑也。
  滅夏陽而虞、虢舉矣。虞之為主乎滅夏陽何也?晉獻公欲伐虢,荀息曰:
  「君何不以屈產之乘、垂棘之璧,而借道乎虞也?」
  公曰:「此晉國之寶也。如受吾幣而不借吾道,則如之何?」
  荀息曰:「此小國之所以事大國也。彼不借吾道,必不敢受吾幣。
  如受吾幣而借吾道,則是我取之中府,而藏之外府,取之中廄,而置之外廄也。」
  公曰:「宮之奇存焉,必不使也。」
  荀息曰:「宮之奇之為人也,達心而懦,又少長於君。
  達心則其言略,懦則不能強諫,少長於君,則君輕之。
  且夫玩好在耳目之前,而患在一國之後,此中知以上乃能慮之。
  臣料虞君中知以下也。」公遂借道而伐虢。
  宮之奇諫曰:「晉國之使者,其辭卑而幣重,必不便於虞。」
  虞公弗聽,遂受其幣,而借之道。
  宮之奇又諫曰:「語曰:『唇亡齒寒。』其斯之謂與!」挈其妻、子以奔曹。
  獻公亡虢,五年而後舉虞。荀息牽馬操璧而前曰:「璧則猶是也,而馬齒加長矣。」

  「虞師、晉師滅夏陽。」
  不是國都而說滅,是看重夏陽。
  虞國的軍隊不足一個師,《春秋》說是師,為甚麼呢?
  因為虞國寫在晉國之前,不可以不說師。
  它寫在晉國之前是為甚麼呢?滅夏陽是它為主的。
  夏陽,是虞、虢交界處虢國的一個要塞。夏陽一失,虞、虢兩國都可佔領了。
  虞國為甚麼要為主滅夏陽呢?晉獻公想要討伐虢國,荀息說:
  「君主為什麼不用北屈出產的馬,垂棘出產的璧,向虞國借路呢?」
  獻公說:「這是晉的國寶,如果受了我的禮物而不借路給我,那又拿它怎麼辦?」
  荀息說:「這些東西是小國用來服事大國的。它不借路給我們,
  一定不敢接受我們的禮物。如受了我們的禮而借路給我們,
  那就是我們從裡面的庫藏裡拿出來,而藏在外面的庫藏裡,
  從裡面的馬房裡拿出來,而放在外面的馬房裡。」
  獻公說:「宮之奇在,一定不讓的。」
  荀息說:「宮之奇的為人,心裡明白,可是怯懦,又比虞君大不了幾歲。
  心裡明白,話就說得簡短,怯懦就不能拚命諫阻,
  比虞君大不了幾歲,虞君就不尊重他。
  再加上珍玩心愛的東西就在耳目之前,而災禍在一個國家之後,
  這一點要有中等智力以上的人才能考慮到。臣料想虞君是中等智力以下的人。」
  獻公就借路征伐虢國。
  宮之奇勸諫說:「晉國的使者言辭謙卑而禮物隆重,一定對虞國沒有好處。」
  虞公不聽,就接受了晉國的禮物而借路給晉國。
  宮之奇又諫道:「俗語說:『唇亡齒寒。』豈不就說的這件事嗎!」
  他帶領自己的老婆孩子投奔到曹國去了。
  晉獻公滅了虢國,五年以後佔領了虞國。
  荀息牽著馬捧著璧,走上前來說:「璧還是這樣,而馬的牙齒增加了。」

 


創作者介紹

水城晴風

水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