應侯失韓之汝南。秦昭王謂應侯曰:「君亡國,其憂乎?」
  應侯曰:「臣不憂。」王曰:「何也?」
  曰:「梁人有東門吳者,其子死而不憂,其相室曰:
  『公之愛子也,天下無有,今子死不憂,何也?』
  東門吳曰:『吾尚無子,無子之時不憂;
  今子死,乃即與無子易用也。臣奚憂焉?』
  臣亦嘗為子,為子時不憂;今亡汝南,乃與即為梁餘子用也。臣何為憂?」
  秦以為不然,以告蒙傲曰:
  「今也,寡人一城圍,食不甘味,臥不便席,今應侯亡地而言不憂,此其情也?」
  蒙傲曰:「臣請得其情。」蒙傲乃往見應侯,曰:「傲欲死。」
  應侯曰:「何謂也?」曰:「秦王師君,天下莫不聞,而況於秦國乎!
  今傲勢得秦為王將,將兵,臣以韓之緦也,顯逆誅,奪君地,傲尚奚生?不若死。」
  應侯拜蒙傲曰:「願委之卿。」蒙傲以報於昭王。

  應侯范睢失去了封邑原韓城汝南,
  秦昭王對應侯說:「您失去了封邑汝南,難過嗎?」
  應侯說:「我不難過。」
  秦王說:「為甚麼?」
  應侯說:「從前魏國人東門吳死了兒子,卻不難過,他的管家說:
  『您愛您的兒子,天下沒有人能比得上。
  現在您的兒子死了,為甚麼您不難過呢?」
  東門吳說:『以前我沒有兒子,在沒有兒子之時,我並不難過;
  現在兒子死了,就同沒有兒子時一樣,我又有甚麼可難過的呢?』
  從前我也是一個普通的庶子,沒有封地,那時我不難過,
  現在失去了封地汝南,就同從前在魏國時是個普通庶子一樣,
  我又有甚麼可難過的呢?」
  秦王不相信,把這事告訴了上卿蒙傲,說:
  「現在,如果我有一個城池被圍困,我吃飯沒味,覺也睡不著。
  可是現在應侯失去封地,卻說不難過,這可是真情實意嗎?」
  蒙傲說:「讓我去瞭解一下,到底是怎麼回事。」
  蒙傲就去拜會應侯,對應侯說:「我想要去死。」
  應侯說:「這是甚麼意思?」
  蒙傲說:「秦王把您當作老師一樣地尊敬,天下人皆知,何況秦國人呢!
  現在我以上卿的地位,要為秦王領兵。
  小小的韓國,竟然明目張膽地犯上入侵,劫奪您的封地,
  我何必活著呢,不如一死,拚死去奪回汝南。」
  應侯拜謝蒙傲說:「我願把奪回汝南這件事托給您。」
  蒙傲便把這個情況報告給秦昭王。

 


創作者介紹

水城晴風

水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