祖士少好財,阮遙集好屐並恒自經營。同是一累而未判其得失。
  人有詣祖,見料視財物。
  客至,屏當未盡,餘兩小簏箸背後,傾身障之,意未能平。
  或有詣阮,見自吹火蠟屐,因歎曰:「未知一生當箸幾量屐?」
  神色閑暢。於是勝負始分。

  祖士少喜歡錢財,阮遙集喜歡木屐,兩人經常都是親自料理。
  兩種嗜好同是一種毛病,可是還不能從此判定兩人的高下。
  有人到祖士少家,看見他正在收拾、查點財物;
  客人到了,還沒有收拾完,剩下兩小箱,他就放在背後,
  側身擋著,還有點心神不定的樣子。
  又有人到阮遙集家,看見他親自點火給木屐打蠟;
  因此還嘆息說:「不知這一輩子還會穿幾雙木屐!」說時神態安詳自在。
  於是兩人的高下才見分曉。

 


創作者介紹

水城晴風

水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