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下之士,合從相聚於趙,而欲攻秦。
  秦相應侯曰:「王勿憂也,請令廢之。秦於天下之士非有怨也,
  相聚而攻秦者,以己欲復歸耳。
  王見大王之狗,臥者臥,起者起,行者行,止者止,毋相與斗者;
  投之一骨,輕起相牙者,何則?有爭意也。」
  於是唐雎載音樂,予之五十金,居武安,高會相於飲,謂:「邯鄲人謂誰來取者?」
  於是其謀者固未可得予也,其可得與者,與之昆弟矣。
  「公與秦計功者,不問金之所之,金盡者功多矣。今令人復載五十金隨公。」
  唐雎行,行至武安,散不能三千金,天下之士,大相與斗矣。

  天下的策士都聚集在趙國討論合縱盟約,目的是聯合六國抗拒強秦,
  這時秦相應侯范睢對秦王說:
  「大王不必憂心,臣可以使他們的合縱之盟約土崩瓦解。
  因為秦對於天下的策士,平日絲毫沒有怨仇,他們所以要聚會謀劃攻打秦國,
  是因為自己想借此陞官發財而已。
  請大王看看大王的狗,現在睡著的都好好睡著,站著的都好好站著,
  走著的都好好走著,停著的都好好停著,彼此之間沒有任何爭鬥。
  可是只要在它們之間丟下一塊骨頭,所有的狗都會立刻跑過來,
  呲牙咧嘴露出一副兇殘相,互相爭奪,亂咬亂叫。
  這是甚麼道理呢?因為所有的狗都起了爭奪的意念。」
  於是范睢就派秦臣唐睢用車載著美女樂隊,並且給他五千金,
  讓他在趙國的武安大擺宴席,並且對外宣稱:「邯鄲人誰願意來拿黃金呢?」
  結果首謀攻秦的人沒有拿贈金,而那些已得到黃金的人,跟秦國像兄弟一樣親密了。
  應侯又告訴唐睢說:「您此番為秦國在外交方面建功,
  可以不必管黃金究竟給了哪些人,只要你把黃金都送給人就算功德圓滿,
  現在再派人拿五千金給您。」
  於是唐睢又用車拉著大量的黃金出發,再度前往武安去收買天下策士,
  結果還沒分完三千金,參加合縱之約的天下謀士就互相爭奪起來。

 


創作者介紹

水城晴風

水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