外平不書,此何以書?大其平乎己也。何大其平乎己?
  莊王圍宋,軍有七日之糧爾!盡此不勝,將去而歸爾。
  於是使司馬子反乘堙而窺宋城。宋華元亦乘堙而出見之。
  司馬子反曰:「子之國何如?」華元曰:「憊矣!」
  曰:「何如?」曰:「易子而食之,析骸而炊之。」
  司馬子反曰:「嘻!甚矣,憊!雖然,吾聞之也,圍者柑馬而秣之,
  使肥者應客。是何子之情也?」
  華元曰:「吾聞之:君子見人之厄則矜之,小人見人之厄則幸之。
  吾見子之君子也,是以告情於子也。」
  司馬子反曰:「諾,勉之矣!吾軍亦有七日之糧爾!
  盡此不勝,將去而歸爾。」揖而去之。


  魯國以外的諸侯之間講和,《春秋》都不記載;
  這次楚宋兩國講和,為何破例記載呢?
  這是因為讚揚這次講和,出於兩國大夫的主動。
  為何要讚揚兩國大夫的主動?楚莊王圍攻宋國,軍隊只剩下七天的口糧。
  吃完軍糧還不能取勝,就只好回去了。
  於是派司馬子反登上土堙,窺探宋國都城的情況。
  宋國的華元也登上土堙,出來會見子反。
  子反說:「你們的情況如何?」華元說:「疲憊不堪啊!」
  子反說:「疲憊到甚麼程度?」
  華元說:「交換孩子殺了吃,拆下屍骨燒火做飯。」
  子反說:「呀,很厲害啦,疲憊!我聽說,被圍困的軍隊,
  總是讓馬兒銜著木棍,不讓馬兒吃飽,
  只牽出肥馬給客人看,你怎麼這樣對我吐露真情?」

  華元說:「我聽說:君子看見別人困難就憐憫他們,
  小人看見別人危難就幸災樂禍。我看你是位君子,所以據實相告。」
  司馬子反說:「嗯,努力防守吧!我們也只有七天的軍糧,
  吃完軍糧還不能取勝,就會撤軍了。」說罷,向華元拱手告別。

  反於莊王。莊王曰:「何如?」司馬子反曰:「憊矣!」
  曰:「何如?」曰:「易子而食之,析骸而炊之。」
  莊王曰:「嘻!甚矣,憊!雖然,吾今取此,然後而歸爾。」
  司馬子反曰:「不可。臣已告之矣,軍有七日之糧爾。」
  莊王怒曰:「吾使子往視之,子曷為告之?」
  司馬子反曰:「以區區之宋,猶有不欺人之臣,可以楚而無乎?是以告之也。」
  莊王曰:「諾,舍而止。雖然,吾猶取此,然後歸爾。」
  司馬子反曰:「然則君請處於此,臣請歸爾。」
  莊王曰:「子去我而歸,吾孰與處於此?吾亦從子而歸爾。」
  引師而去之。故君子大其平乎己也。此皆大夫也。
  其稱「人」何?貶。曷為貶?平者在下也。

  司馬子反回去見楚莊王。莊王說:「敵情如何?」
  司馬子反說:「疲憊不堪啊!交換孩子殺了吃,拆下屍骨燒火做飯。」
  莊王說:「呀,很厲害啦,疲憊!那麼,我就攻下宋城再回去。」
  司馬子反說:「不行,我已告訴對方,我軍也只有七天的口糧了。」
  莊王大怒:「我叫你去偵察敵情,你怎麼倒向對方洩露軍機?」
  司馬子反說:「小小一個宋國,尚且有不肯騙人的大臣,難道楚國就沒有嗎?
  因此我向對方說了實話。」
  莊王說:「嗯,那就算了吧!雖然軍糧不足,我還是要攻下宋城再回去。」
  司馬子反說:「既然如此,就請君王住下好啦,我可要請求回去。」
  莊王說:「你丟下我回去,我和誰住在這兒呢?我也回去算了。」
  於是帶領全軍退出宋國。因此君子就讚揚兩大夫主動講和。
  他們都是大夫,怎麼《春秋》又只稱之為「人」呢?
  這是含有貶低他們的意味。
  為何要貶低他們?因為他們私下講和,超越了自身的權限。

 


創作者介紹

水城晴風

水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