應侯謂昭王曰:「亦聞恆思有神叢與?恆思有悍少年,請於叢博,
  曰:『吾勝叢,叢籍我神三日;不勝叢,叢困我。』
  乃左手為叢投,右手自為投,勝叢,叢籍其神。
  三日,叢往求之,遂弗歸。五日而叢枯,七日而叢亡。
  今國者,王之叢;勢者,王之神。籍人以此,得無危乎?
  臣未嘗聞指大於臂,臂大於股,若有此,則病必甚矣。
  百人輿瓢而趨,不如一人持而走疾。百人誠輿瓢,瓢必裂。
  今秦國,華陽用之,穰侯用之,太后用之,王亦用之。
  不稱瓢為器,則已;已稱瓢為器,國必裂矣。
  臣聞之也:『木實繁者枝必披,枝之披者傷其心。都大者危其國,臣強者危其主。』
  其令邑中自斗食以上,至尉、內侍及王左右,有非相國之人者乎?
  國無事,則已;國有事,臣必聞見王獨立於唐也。
  臣竊為王恐,恐萬世之後有國者,非王之子孫也。
  「臣聞古之善為政也,其威內扶,其輔外布,四治政不亂不逆,
  使者直道而行,不敢為非。今太后使者分裂諸侯,而符布天下,
  操大國之勢,強徵兵,伐諸侯。
  戰勝攻取,利盡歸於陶;國之幣帛,竭入太后之家;
  竟內之利,分移華陽。古之所謂『危主滅國之道』必從此起。
  三貴竭國以自安,然則令何得從王出,權何得毋分,是我王果處三分之一也。」

  應侯對秦昭王說:「您也聽說過在恆思那個地方的叢林中有一座神祠嗎?
  恆思有一個凶頑的少年要求與祠主擲骰子,
  他說:『我如果勝了你,你就要把神位借給我三天;
  如果不能勝你,你可以置我於困境。』
  於是,他用左手替祠主擲骰子,用右手為自己投骰子,最後他取勝了,
  祠主借給了他叢祠的神位。三天之後,神柯派人取神位,竟沒有取回去。
  五天之後,這片樹林全開始乾枯,七日之後,這片樹林全死了。
  現在可以說,國家就好比是大王的叢林;權勢就好比是大王的神位。
  如果把這些東西借給別人,能沒有危險嗎?
  我從來沒有聽說過手指比胳膊粗的,更沒有聽說過胳膊比大腿粗的:
  若是有這種事,那一定是病得太嚴重了。
  假使真的一百個人馱著瓢跑,那麼瓢非摔碎不可。
  現在的秦國,華陽君掌政,穰侯掌政,太后掌政,大王也掌政。
  不把國家比做盛水的瓢也就算了;如果把國家比做盛水的瓢,
  那麼國家也必然會因分五裂的了。
  我曾經聽到過這樣一句話:『果實纍纍的樹,樹枝必定要折斷,
  樹枝一折斷,樹心必定受到損傷。都城大的諸侯就將危及他的國家,
  權勢過強的臣子必將危及他的君主。』
  秦國城邑中從一斗俸祿的小官吏以上,一直到軍尉、內史以及大王左右的近臣。
  有哪個不是穰侯的親信呢?國家沒有甚麼戰亂,還沒有甚麼,
  國家萬一有甚麼戰亂發生,我一定能看到大王在朝廷上受到孤立。
  我私下裡替大王害怕,唯恐萬世之後掌握國家大權的不是大王的子孫了。
  我聽說古代那些善於治理國家的君主,他的威權掌握在自己手裡,
  他的親信遍佈全國各處,政治安定,沒有禍亂沒有叛逆,
  使臣們按政策辦事,不敢為非做歹。
  現在太后的使臣分裂各地諸侯,虎符流布天下,
  操縱大國的權利,征聚強壯的兵士,誅伐諸侯。
  每至戰勝攻取,財物全部歸到陶地,國家財物,搜刮淨盡都送往太后的私室,
  境內的資產,從各處運往華陽。
  古人所說『使君主危險讓國家走向滅亡之路』必將從這裡開始。
  太后、穰侯、華陽君這三個顯貴刮取國家財富求得自己的安樂,
  既然這樣,那麼國家的政令怎麼能從大王這裡發出,權利怎麼能不分散,
  這確實使大王處在三貴包圍一王的地位了。」

 


創作者介紹

水城晴風

水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