裴遐在周馥所,馥設主人。遐與人圍棊,馥司馬行酒。
  遐正戲,不時為飲。司馬恚,因曳遐墜地。
  遐還坐,舉止如常,顏色不變,復戲如故。
  王夷甫問遐:「當時何得顏色不異?」答曰:「直是闇當故耳。」

  裴遐在周馥家,周馥以主人身份宴請大家。
  裴遐和人下圍棋,周馥的司馬負責勸酒。
  裴遐正在下棋,時時要酒喝,司馬很生氣,便把他拽倒在地上。
  裴遐爬起來回到座位上,舉動如常,臉色不變,照樣下棋。
  後來王夷甫問他:「當時怎麼能做到面不改色呢?」
  他回答說:「只不過是暗地忍受著罷了!」

 


創作者介紹

水城晴風

水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