吳王夫差乃告諸大夫曰:「孤將有大志於齊,吾將許越成,而無拂吾慮。
  若越既改,吾又何求?若其不改,反行,吾振旅焉。」
  申胥諫曰:「不可許也。夫越非實忠心好吳也,又非懾畏吾甲兵之強也。
  大夫種勇而善謀,將還玩吳國於股掌之上,以得其志。
  夫固知君王之蓋威以好勝也,故婉約其辭,以從逸王志,
  使淫樂於諸夏之國,以自傷也。
  使吾甲兵鈍弊,民人離落,而日以憔悴,然後安受吾燼。
  夫越王好信以愛民,四方歸之,年谷時熟,日長炎炎,及吾猶可以戰也。
  為虺弗摧,為蛇將若何?」
  吳王曰:「大夫奚隆於越?越曾足以為大虞乎?若無越,則吾何以春秋曜吾軍士?」
  乃許之成。
  將盟,越王又使諸稽郢辭曰:
  「以盟為有益乎?前盟口血未乾,足以結信矣。以盟為無益乎?
  君王舍甲兵之威以臨使之,而胡重於鬼神而自輕也。」吳王乃許之,荒成不盟。

  吳國國王夫差便告訴各位大夫說:
  「我還對齊國有大的企圖,我就同意越國的求和,你等不要違背我的意願。
  如果越國已經改過,我對它還有甚麼要求呢?
  如果它不悔改,等我從齊國回來,我便揮師討伐它。」
  申胥勸道:「不能同意求和啊。
  越國不是誠心和吳國和好,也不是害怕我們的軍隊的強大。

  他們的大夫文種有勇有謀,他將把我們吳國在股掌之上玩得團團轉,
  來實現他的願望。

  他本來就知道君王您喜歡逞威鬥勝,所以說婉轉馴服地言辭,
  來縱容國王您的心志,使您沉浸在征服中原各國的快樂中,來讓你自己傷害自己。
  使我們的軍隊困頓疲憊,民眾流離失所,而日益憔悴,
  然後他們安全地收拾我們的殘局。
  而越王信用好愛惜民眾,四方百姓都歸順他,
  年年穀物按時節成熟,日子過得蒸蒸日上。

  在我們還能夠跟他們打仗的時候,是小蛇的時候不摧毀它,成為大蛇將怎麼辦?」
  吳王說:「大夫你幹嘛長越國的威風,越國能夠足以成為大患嗎?
  如果沒有越國,那我春秋演習向誰炫耀我的軍隊啊?」便同意了越國的求和。
  將要盟約時,越王又派諸稽郢砌詞說:
  「要認為盟誓有用嗎?上次盟誓時塗在嘴上的血還沒幹呢,足以保證信用啊。
  要認為盟誓沒用嗎?君王家的軍隊的威武降臨便能使喚我們,
  幹嘛要看重鬼神而看輕您自己的威力啊。」吳王便同意講和,空有講和沒有盟誓。

 



創作者介紹

水城晴風

水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