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侯太初嘗倚柱作書。
  時大雨,霹靂破所倚柱,衣服焦然,神色無變,書亦如故。
  賓客左右,皆跌蕩不得住。

  夏侯太初有一次靠著柱子寫字,當時下著大雨,雷電擊壞了他靠著的柱子,
  衣服燒焦了,他神色不變,照樣寫字。賓客和隨從都跌跌撞撞,站立不穩。

 


創作者介紹

水城晴風

水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