叔向見韓宣子,宣子憂貧,叔向賀之。
  宣子曰:「吾有卿之名而無其實,無以從二三子,吾是以憂,子賀我,何故?」

  叔向去見韓宣子,宣子正為貧困而發愁,叔向卻向他表示祝賀。
  宣子說:「我空有晉卿的虛名,卻沒有它的財產,
  沒有甚麼可以和卿大夫們交往的,我正為此發愁,
  你卻祝賀我,這是甚麼緣故呢?」

  對曰:「昔欒武子無一卒之田,其宮不備其宗器,
  宣其德行,順其憲則,使越於諸侯。諸侯親之,戎狄懷之,以正晉國。
  行刑不疚,以免於難。及桓子,驕泰奢侈,貪慾無藝,
  略則行志,假貨居賄,宜及於難,而賴武之德以沒其身。
  及懷子,改桓之行,而修武之德,可以免於難,而離桓之罪,以亡於楚。
  夫郤昭子,其富半公室,其家半三軍,恃其富寵,以泰於國。
  其身屍於朝,其宗滅於絳。不然,夫八郤,五大夫,三卿,其寵大矣,
  一朝而滅,莫之哀也,唯無德也。
  今吾子有欒武子之貧,吾以為能其德矣,是以賀。
  若不憂德之不建,而患貨之不足,將吊不暇,何賀之有?」

  叔向回答說:「從前欒武子沒有百人的田產,
  他掌管祭祀,家裡卻連祭祀的器具都不齊全;
  可是他能夠傳播美德,遵循法制,名聞於諸侯各國。
  諸侯親近他,戎狄歸附他,因此使晉國安定下來,
  執行法度,沒有弊病,因而避免了災難。
  傳到桓子時,他驕傲自大,奢侈無度,貪得無厭,
  犯法胡為,放利聚財,該當遭到禍難,但依賴他父親欒武子的餘德,才得以善終。
  傳到懷子時,懷子改變他父親桓子的行為,學習他祖父武子的德行,
  本來可以憑這一點免除災難;可是受到他父親桓子的罪孽的連累,因而逃亡到楚國。
  那個郤昭子,他的財產抵得上晉國公室財產的一半,
  他家裡的傭人抵得上三軍的一半,
  他依仗自己的財產和勢力,在晉國過著極其奢侈的生活,
  最後他自身被陳屍在朝堂上,他的宗族也在絳邑被滅絕。
  如果不是這樣的話,那八個姓郤的有五個做大夫,三個做卿,
  他們的權勢夠大的了,可是一旦被誅滅,沒有一個人同情他們,
  只是因為沒有德行的緣故!
  現在你有欒武子的清貧境況,我認為你能夠繼承他的德行,
  所以表示祝賀,如果不憂慮道德的不曾建樹,卻只為財產不足而發愁,
  要表示哀憐還來不及,哪裡還能夠祝賀呢?」

  宣子拜,稽首焉,曰:
  「起也將亡,賴子存之,非起也敢專承之,其自桓叔以下,嘉吾子之賜。」

  宣子於是下拜,並叩頭說:「我正在趨向滅亡的時候,全靠你拯救了我。
  不但我本人蒙受你的教誨,就是先祖桓叔以後的子孫,都會感激你的恩德。」

 


創作者介紹

水城晴風

水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