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公明圖知郴(音ㄔㄣ)州時,有民女蘇氏,浣衣於河。河中有巨石,女踞其上。
  有苔一縷,綠滑可愛,浮水漾動,繞石三匝。女視之心動。
  既歸而娠,腹漸大。母私詰之,女以情告。母不能解。
  數月,竟舉一子。欲寘(音置)隘巷,女不忍也,藏諸櫝而養之。
  遂矢志不嫁,以明其不二也。然不夫而孕,終以為羞。
  兒至七歲,未嘗出以見人。

  高明圖任職郴州知府時,有個姓蘇的民女在河邊洗衣。
  河中有一塊巨石,蘇女蹲在石頭上。
  有一縷水草,碧綠柔滑,非常可愛,浮在水上蕩漾,繞著巨石漂了三圈。
  蘇女看著水草心裡一動,回家後便懷孕了,肚子漸漸變大。
  蘇母私下問她怎麼回事,蘇女就把實情告訴母親,母親也無法理解。
  過了數個月後,竟生下了一個男孩。
  想把這男孩丟在小窄巷,蘇女又不忍心,把他藏在櫃子裡撫養。
  蘇女也立志不嫁,以表明一女不嫁二夫。
  然而沒有丈夫就懷孕生子,終歸是件羞愧的事。
  這男孩到了七歲,還未曾出來見過外人。

  兒忽謂母曰:「兒漸長,幽禁何可長也?去之,不為母累。」問所之。
  曰:「我非人種,行將騰霄昂壑耳。」女泣詢歸期。
  答曰:「待母屬纊(音曠),兒始來。去後,倘有所需,可啟藏兒櫝索之,必能如願。」
  言已,拜母竟去。出而望之,已杳矣。女告母,母大奇之。

  有一天,男孩忽然對母親說:孩兒已漸漸長大了,如何能長久地束縛我呢?
  我要離去,不做母親的累贅。蘇女問他到哪裡去。
  他說:我不是凡人,我將飛騰於雲霄,昂首於澗壑。
  蘇女哭著問他何時歸來,他說:等到母親將死時,孩兒才來。
  孩兒離去以後,您如果有需要甚麼,可以打開我藏身的櫃子索要,必能如母親所願。
  說完,拜別母親就走。蘇女出門看時,男孩已杳無影蹤了。
  蘇女回去告訴母親此事,蘇母也感到非常驚奇。

  女堅守舊志,與母相依,而家益落。偶缺晨炊,仰屋無計。
  忽憶兒言,往啟櫝,果得米,賴以舉火。自是有求輒應。

  之後,蘇女堅守一女不二嫁的舊志,與母親相依為命。
  但是家境卻越來越糟了,有時連早飯也沒辦法做,看著屋子,愁思無計。
  蘇女忽然想起兒子臨走時說的話,便去打開兒子藏身的櫃子,
  果然得到了米,於是就生火用來做成了飯。
  自此之後,這櫃子有求必應。

  逾三年,母病卒;一切葬具,皆取給於櫝。
  既葬,女獨居三十年,未嘗窺戶。

  過了三年,蘇母病逝,一切喪葬所需的物品,都從櫃子得來。
  蘇女將母親安葬後,獨自生活了三十年,未曾出過家門。

  一日,鄰婦乞火者,見其兀坐空閨,語移時始去。
  居無何,忽見彩雲繞女舍,亭亭如蓋,中有一人盛服立,審視,則蘇女也。
  迴翔久之,漸高不見。鄰人共疑之。窺諸其室,見女靚妝凝坐,氣則已絕。
  眾以其無歸,議為殯殮。

  一天,鄰居婦人來蘇家借火,見她一個人獨自靜坐在空房裡,
  就與她說了一會兒話才離開。
  又過了一會,忽然見到彩雲圍繞蘇女住的屋子,高聳如車蓋。
  有個人穿著華麗的衣服站在雲中,仔細一看,就是蘇女。
  彩雲迴繞飛翔了許久,漸漸升高消失了。
  鄰人們都非常疑惑,到蘇女家一看,見她打扮盛妝,端坐不動,
  已經氣絕了。眾人因她沒有嫁人,孤苦無依,紛紛議論為她辦理後事。

  忽一少年入,丰姿俊偉,向眾申謝。鄰人向亦竊知女有子,故不之疑。
  少年出金葬母,植二桃於墓,乃別而去。
  數步之外,足下生雲,不可復見。
  後桃結實甘芳,居人謂之「蘇仙桃樹」,年年華茂,更不衰朽。
  官是地者,每攜實以餽親友。

  忽然有一個長得英俊高大的少年進來,對眾人致謝。
  鄰人們也向來知道蘇女有個孩子,所以並不懷疑。
  少年出錢埋葬了母親,並在墓前栽種了兩棵桃樹,就告辭而去,
  走出幾步,腳下生出了彩雲,再也看不見他了。
  後來,這兩棵桃樹結的桃子既香又甜,當地居民都稱它「蘇仙桃樹」。
  年年生得枝葉茂盛,不枯不朽。在這裡做官的人,每次都帶著桃子贈送親友。

  白話試譯:水晴

 


創作者介紹

水城晴風

水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