魏謂魏冉曰:「公聞東方之語乎?」曰:「弗聞也。」
  日:「辛、張陽、毋澤說魏王、薛公、公叔也,曰:
  『臣戰,載主契國以與王約,必無患矣。若有敗之者,臣要求挈領。
  然而臣有患也。夫楚王之以其臣請挈領然而臣有患也。
  夫楚王之以其國依冉也,而事臣之主,此臣之甚患也。』
  今公東而因言楚,是令張儀之言為禹,而務敗公之事也。
  公不如反公國,德楚而觀薛公之為公也。
  觀三國之所求於秦而不能得者,請以號三國以自信也。
  觀張儀與澤之所不能得於薛公者也,而公請之以自重也。」

  魏文對魏冉說:「您聽到了山東各國的議論嗎?」
  魏冉說:「沒有聽到甚麼。」
  魏文說:「辛張、陽毋澤遊說魏王、薛公、公叔,他們說:
  『我們已經用車子載了祖宗的牌位,行祭祀之禮,
  下決心代表本國與大王訂立盟約,以後一定不會有甚麼禍患。
  如果破壞了盟約,我們就請求刎頸自殺。不過,我們還有顧慮。
  楚國依賴秦國的魏冉,把國家大事交給他決斷,這是我們非常憂慮的。』
  現在您要到楚國去,和他們會談,
  這豈不證明辛張、陽毋澤他們所說的完全正確,而很快就會破壞您的大事嗎?
  您不如返回秦國,仍與楚國友好,靜觀薛公他們對您採取甚麼態度;
  看看魏、齊、韓三國對秦國到底有甚麼要求現在還未得到,您就對他們公開提出。
  使他們相信秦國,同時也觀察辛張、陽毋澤他們到底還有甚麼要求,
  現在還未從薛公那兒得到,您就替他們向薛公提出。
  這樣,您豈不就在各國之間處於舉足輕重的地位了嗎?」

 


創作者介紹

水城晴風

水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