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恭欲請江盧奴為長史,晨往詣江,江猶在帳中。王坐,不敢即言。
  良久乃得及,江不應。直喚人取酒,自飲一盌,又不與王。
  王且笑且言:「那得獨飲?」江云:「卿亦復須邪?」
  更使酌與王,王飲酒畢,因得自解去。未出戶,江歎曰:「人自量,固為難。」

  王恭想請江盧奴任長史,早晨到江家去,江盧奴還在帳子裡沒起床。
  王恭坐下來,不敢馬上開口,過了很久才有機會說到這件事。
  江盧奴也不回答他,只是叫人拿酒來,自己喝了一碗,也不給王恭喝。
  王恭一邊笑一邊說:「哪能一個人喝!」
  江盧奴說:「你也要喝嗎?」再叫僕人倒碗酒來給王恭。
  王恭喝完酒,藉機自己下台階告辭。
  還沒有出門,江盧奴嘆口氣說:「一個人要有自知之明,確實是很難!」

 


創作者介紹

水城晴風

水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