宣公夏濫於泗淵,里革斷其罟而棄之,曰:
  「古者大寒降,土蟄發,水虞於是乎講罛罶(音辜 ㄌㄧㄨˇ ),取名魚,
  登川禽,而嘗之寢廟,行諸國,助宣氣也。
  鳥獸孕,水蟲成,獸虞於是乎禁罝(音居)羅,
  矠(音則)魚鱉,以為夏槁,助生阜也。

  鳥獸成,水蟲孕,水虞於是乎禁罜(音主),設阱鄂,以實廟庖,畜功用也。
  且夫山不槎蘗(音茶ㄅㄛˋ),澤不伐夭,魚禁鯤鮞(音昆而),
  獸長麑(音倪)麋,鳥翼鷇(音叩)卵,
  蟲舍蚔蝝(音奇緣),蕃庶物也,古之訓也。
  今魚方別孕,不教魚長,又行網罟,貪無藝也。」
  公聞之,曰:「吾過而里革匡我,不亦善乎!是良罟也!為我得法。
  使有司藏之,使吾無忘諗(音審)。」
  師存侍,曰:「藏罟不如置里革於側之不忘也。」

  魯宣公在夏天到泗水的深潭中下網捕魚,里革割破他的魚網,把它丟在一旁,
  說:「古時候,大寒以後,冬眠的動物便開始活動,
  水虞這時才計劃用魚網、魚笱,捕大魚,捉龜鱉等,
  拿這些到寢廟裡祭祀祖宗,同時這種辦法也在百姓中間施行,
  這是為了幫助散發地下的陽氣。
  當鳥獸開始孕育,魚鱉已經長大的時候,獸虞這時便禁止用網捕捉鳥獸,
  只准刺取魚鱉,並把它們製成夏天吃的魚乾,這是為了幫助鳥獸生長。
  當鳥獸已經長大,魚鱉開始孕育的時候,水虞便禁止用小魚網捕捉魚鱉,
  只准設下陷阱捕獸,用來供應宗廟和庖廚的需要,這是為了儲存物產,以備享用。
  而且,到山上不能砍伐新生的樹枝,在水邊也不能割取幼嫩的草木,
  捕魚時禁止捕小魚,捕獸時要留下小鹿和小駝鹿,
  捕鳥時要保護雛鳥和鳥卵,捕蟲時要避免傷害螞蟻和蝗蟲的幼蟲,
  這是為了使萬物繁殖生長。這是古人的教導。
  現在正當魚類孕育的時候,卻不讓它長大,還下網捕捉,真是貪心不足啊!」
  宣公聽了這些話以後說:「我有過錯,里革便糾正我,不是很好的嗎?
  這是一掛很有意義的網,它使我認識到古代治理天下的方法,
  讓主管官吏把它藏好,使我永遠不忘里革的規諫。」
  有個名叫存的樂師在旁伺候宣公,說道:
  「保存這個網,還不如將里革安置在身邊,這樣就更不會忘記他的規諫了。」

 


創作者介紹

水城晴風

水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