阮光祿赴山陵,至都,不往殷、劉許,過事便還。
  諸人相與追之,阮亦知時流必當逐己,乃遄疾而去,至方山不相及。
  劉尹時為會稽,乃嘆曰:
  「我入當泊安石渚下耳。不敢復近思曠傍,伊便能捉杖打人,不易。」

  光祿大夫阮思曠前去參加晉成帝的葬禮,
  到京都時,沒有去殷浩、劉惔家探望,事情完後就往回走。
  眾友人知道了,一起去追趕他。
  阮思曠也知道這些名士一定會來追趕自己,便急速走了,
  一直走到方山,他們趕不上為止。
  丹陽尹劉惔當時正請求出任會稽太守,便嘆息說:
  「我如果到會稽,要在靠近安石的小洲旁停船了,再不敢靠近思曠身旁。
  否則他就會拿木棒子打人,改不了的。」

 


創作者介紹

水城晴風

水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