厲王虐,國人謗王。召公告王曰:「民不堪命矣!」
  王怒,得衛巫,使監謗者,以告,則殺之;國人莫敢言,道路以目。

  周厲王暴虐,國都裡的人公開指責厲王。
  召公報告說:百姓不能忍受君王的命令了!
  厲王發怒,尋得衛國的巫者,派他監視公開指責自己的人。
  巫者將這些人報告厲王,就殺掉他們。
  國都裡的人都不敢說話,路上彼此用眼睛互相望一望而已。


  王喜,告召公曰:「吾能弭謗矣,乃不敢言。」
  召公曰:「是鄣之也,防民之口,甚於防川,川壅而潰,傷人必多,民亦如之。
  是故為川者,決之使導;為民者,宣之使言。
  故天子聽政,使公卿至於列士獻詩,瞽(音古)獻曲,史獻書,
  師箴,瞍(音叟)賦,矇誦,百工諫,庶人傳語,近臣盡規,親戚補察,
  瞽史教誨,耆艾修之,而後王斟酌焉。是以事行而不悖。

  厲王高興了,告訴召公說:我能止住謗言了,大家終於不敢說話了。
  召公說:這是堵他們的口。堵住百姓的口,比堵住河水更厲害。
  河水堵塞而沖破堤壩,傷害的人一定很多,百姓也像河水一樣。
  所以治理河水的人,要疏通它,使它暢通,
  治理百姓的人,要放任他們,讓他們講話。
  因此天子治理政事,命令公、卿以至列士獻詩,樂官獻曲,史官獻書,
  少師獻箴言,盲者朗誦詩歌,矇者背誦典籍,各類工匠在工作中規諫,
  百姓請人傳話,近臣盡心規勸,親戚彌補監察,太師、太史進行教誨,
  元老大臣整理闡明,然後君王考慮實行。所以政事得到推行而不違背事理。


  民之有口也,猶土之有山川也,財用於是乎出;猶其有原隰衍沃也,衣食於是乎生。
  口之宣言也,善敗於是乎興。行善而備敗,所以阜財用衣食者也。
  夫民慮之於心,而宣之於口,成而行之,胡可壅也?若壅其口,其與能幾何?」

  百姓有口,好像土地有高山河流一樣,財富就從這裡出來;
  好像土地有高原、窪地、平原和灌溉過的田野一樣,衣食就從這裡產生。
  口用來發表言論,政事的好壞就建立在這上面。
  實行好的而防止壞的,這是豐富財富衣食的基礎。
  百姓心底考慮的,口裡就公開講出來,
  天子要成全他們,將他們的意見付諸實行,怎能堵住呢?
  如果堵住百姓的口,將能維持多久?


  王弗聽,於是國人莫敢出言。三年,乃流王於彘。

  厲王不聽。於是國都裡的人再不敢講話。三年以後,便將厲王放逐到彘地去了。

 

Posted by 水晴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